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虚报价格、套现行贿!医保局通报广药集团3家下属公司,打谁脸?

2023-06-02 04:47:45 1371

摘要:8月9日下午四点半,股市收盘后,医保局一则通报在业界“炸开了锅”。通报直指广药集团3家下属公司——广州白云山天心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天心制药”)、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白云山制药总厂(简称“白云山制药总厂”)、广州白云山敬修堂药...

8月9日下午四点半,股市收盘后,医保局一则通报在业界“炸开了锅”。

通报直指广药集团3家下属公司——广州白云山天心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天心制药”)、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白云山制药总厂(简称“白云山制药总厂”)、广州白云山敬修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敬修堂”)为规避“两票制”政策和监管,虚高定价、套取资金,且涉及金额巨大,其中部分资金用于行贿医务人员或特定关系人,开展药品违规促销。

根据通报情况可以发现,三家公司的套现行为从2017年一直持续至2021年5月。而2017年1月时,国务院医改办会同彼时的国家卫生计生委等8部门已联合下发了“两票制”的通知,要求综合医改试点省(区、市)和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的公立医疗机构要率先推行药品采购“两票制”。

尤为值得一提的是,“两票制”正是2007年由广东省首次提出的。

“两票制”的本意是为了降低药品流通中的虚高价格,减轻群众用药负担。

而相关企业从原料药采购环节进行“套现”,显然是希望绕过规则谋取利益。此次的通报足以证明,以“钻政策空子”牟利的商业模式注定不可能长久,且必将受惩。同时也带来了一个更深层面的警示:为何层层加码的政策下,仍有企业不惜铤而走险“踩钢丝”,到底原因出在哪里?

01、多省撤网的原因找到了

根据医保局的通报,天心制药等3家药品生产企业与下游50多家药品代理商相互串通,对注射用头孢硫脒等87种药品采取用虚高价格采购原料药的方式套现,并向下游药品代理商转移资金。

据医保局披露,天心制药等3家公司采用的套现方式是,药品生产企业与药品代理商签订合作协议,在原料药采购环节增加指定的“经销商”,由“经销商”按正常价格购进原料药,提价数倍至十数倍再销售给药品生产企业。药品生产企业以“原料药涨价、生产成本高”的名义,将原料药的虚高价格进一步传导至出厂和投标挂网价格。原料药“经销商”受药品代理商实际控制,将低买高卖原料药获得的差价收入套现,转移至药品代理商,供其实施医药商业贿赂。

对于该事件的处理结果,通报显示,天心制药等3家企业目前按要求在全国范围内对涉案的注射用头孢硫脒等87种药品进行价格整改,剔除现行价格中用于实施贿赂等虚高部分,平均降幅50%以上,部分品规被停止采购。广东省责令天心制药等3家企业以及关联的其他企业全面整改营销模式,停止相关违规操作。此外,对其中涉嫌违纪、违法、犯罪的人员,有关部门正在依纪依法查处。

有业内人士指出:“从‘剔除现行价格中用于实施贿赂等虚高部分,平均降幅50%以上’这句话的字面意义上解读,有可能意味着其降价幅度,或许正是其虚高幅度。”

据广药集团官网显示,白云山制药总厂、天心制药、敬修堂均属于该集团旗下公司。

其中,白云山制药总厂为广药集团旗下最大的制药工业企业,拥有头孢硫脒自主知识产权;天心制药是集药品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药物制剂生产企业,拥有头孢硫脒生产批件,其前身广州天心制药厂是广州市首家头孢菌素粉针生产企业;敬修堂为广药集团下属的主要中成药制造企业之一。

事实上,早在今年6月份,这3家公司就已经“根据国家医保局要求”,在多省对多个药品品规进行大规模或撤网或降价。

6月10日,安徽省医药集中采购服务中心发布《关于白云山部分药品撤网及价格整改的公告》。公告中显示,根据国家医保局要求,对白云山制药总厂、天心制药及敬修堂生产的相关药品进行撤网及价格整改。

同一天,贵州省医药集中采购平台发布公告,根据白云山制药总厂和天心制药申报,现对相关药品进行降价或撤网。

紧接着,山西省药械集中竞价采购网分别在6月14日、15日、28日、29日,发布关于撤销白云山制药总厂等3家企业平台挂网采购资格、调整药品挂网价的通知。

广药集团这3家下属公司的大面积撤网、降价动作一度引起业界广泛关注。彼时,业界有传言称,相关公司可能涉及商业贿赂问题。

02、“指定采购”的套现猫腻

通过精简流通环节降低虚高药价是“两票制”的重要目标。但显然,为了看似符合政策规定,这三家公司在商业模式上做了一系列“设计”。

以注射用头孢硫脒为例,它是白云山制药总厂的原研药物,目前已形成了全方位的专利技术保护和技术壁垒,其核心专利“结晶头孢硫脒及其制备方法和用途”还曾获得国家发明专利二等奖。

而根据医保局此次的说法,白云山制药(制剂厂)和白云山化学制药厂(原料厂)属同一集团,但制剂厂需要的头孢硫脒原料药不直接从本集团的原料厂采购,而是额外设置套现流程,由代理商控制的原料药“经销商”转手,低买高卖给制剂厂并套现。制剂厂以原料药成本高掩护注射用头孢硫脒的虚高价格,使得药品生产流通环节表面上符合“两票制”等政策规定,逃避监管。

对此,北京市京师(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赵文杰指出,这些设计实际上是在通过“指定采购”这种形式来实现非法套取资金的目的,并向特定关系主体进行利益输送。相较于正常的商业模式而言,指定采购的主要风险在于:一是违背了市场双向选择的基本逻辑,二是可能存在价格上的不可议价或者显著高于市场公允价值。也正因为如此,“指定采购”成为购销领域比较高发且极易滋生腐败的根本原因。

而同一集团下既有“制剂厂”又有“原料厂”,无疑给“指定采购”留下了操作的空间。

根据之前的山西省药械集中竞价采购网所公布的通知显示,其撤网、调价的品种涉及白云山制药总厂的注射用头孢硫脒(0.5g、1.0g,管制抗生素瓶装)、枸橼酸西地那非片(金戈,50mg/片,铝塑包装)等重要品种,天心制药的注射用头孢硫脒(0.5g、1.0g、2.0g,西林瓶装)、注射用头孢呋辛钠等产品以及敬修堂的清热消炎宁胶囊。其中,涉及天心制药的产品占多数。

而除了头孢硫脒,“金戈”也是备受瞩目的品种,这款治疗勃起功能障碍的药物销量在2019年的销量一度超过辉瑞原研药“万艾可”,相关数据显示,“金戈”2021年售出9849.82万片,销售收入为9.88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采访中,不少业内人士反映,这三家公司的操作显然违纪违法,也很容易“穿帮”,但却绝非个案。

“代理商作为产业分工的产物是有其价值和必要性的,但在两票制情况下代理商没有合法收入渠道,各家药企为解决这个问题想出了五花八门的办法,多数都不合规。目前只是冰山一角,还有很多没有暴露,这也是监管机构下决心要整治的原因。”上述业内人士反映。

03、严惩医药商业贿赂正当时

“广药旗下的三家子公司被医保局通报并不意味着就此结束,从另一方面也意味着国家加大纠正医药购销领域的不正之风并予以严厉打击的决心,是药企严查内部合规,加大自查自纠的开始。”某业内人士向E药经理人表示。

赵文杰称,被通报的三家企业,属于广药集团的核心成员企业,该事件反映出我国政府强监管逐渐成为常态。对于国有企业而言,特别是行业龙头企业,更应该注意到这一变化,率先模范遵守国家政策与法律法规。

医药界反腐一直都是国家有关部门重点监管的,相关配套的制度与惩罚机制则强有力的捍卫了医保局为代表的国家反腐决心。在此过程中,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2020年8月,国家医保局发布了《关于建立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的指导意见》,提出建立信用评价目录清单、实行医药企业主动承诺制、建立失信信息报告记录渠道、开展医药企业信用评级等6项内容。至今已建立两年的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是药品和医用耗材集中采购市场的基础性制度,对规范市场行为、净化交易环境、保障群众利益发挥着重要作用。

目前各省已经完成了制度建立,就各辖区内发生的医药回扣、集采断供等招采失信行为开展了信用评级和分级处置。在惩罚措施上,会对失信行为作出书面提醒告诫、限制或中止相关产品挂网或采购等处置。部分医药企业也会采取主动降价等措施修复信用。

据国家医保局官网显示,截至目前,价格招采信用评价“严重”和“特别严重”失信评定结果通报共涉及了11家企业。其中,医药商业贿赂是失信行为的“重灾区”,涉及9家企业;其次是集采违反合同约定,涉及2家。

全国首例信用评价达到“严重”等级的治理案例于2021年4月发生在浙江省,起因为哈尔滨誉衡制药有限公司的鹿瓜多肽注射液在浙江省存在给予回扣的商业贿赂行为,数额较大,最终不仅被评定为“严重”失信,还被暂停该企业鹿瓜多肽注射液在浙江省挂网交易。

“特别严重”失信评定涉及三家四川省的企业(四川倍聚康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四川省四丰药业有限公司、四川省医药集团盛通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失信原因皆为向医院有关人员给予回扣或不当利益的医药商业贿赂。

根据国家医保局发布的《医药价格和招采失信事项目录清单(2020年版)》,此次广药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三家子公司的违法、违规行为也属于医药商业贿赂。

赵文杰认为,在本案件中,天心制药等三家企业之所以被专项调查,不排除存在被同行业举报或者内部员工自行举报的可能性。“伴随着两票制的施行,以及国家医保局建立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以来,医药行业自律与互相监督制衡日益成为我国发现违法违规线索的重要来源。”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