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国家医保局通报白云山虚增药价、套取资金,近百产品已在多省被撤网

2023-06-02 04:09:20 1232

摘要:记者 | 李科文编辑 | 谢欣国家医保局8月9日通报,2017年至2021年5月,广州白云山天心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心制药)、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白云山制药总厂(以下简称白云山制药总厂)、广州白云山敬修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记者 | 李科文

编辑 | 谢欣

国家医保局8月9日通报,2017年至2021年5月,广州白云山天心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心制药)、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白云山制药总厂(以下简称白云山制药总厂)、广州白云山敬修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敬修堂药业)等3家药品生产企业为规避“两票制”政策和监管,与下游50多家药品代理商相互串通,对注射用头孢硫脒等87种药品采取用虚高价格采购原料药的方式套现,并向下游药品代理商转移资金。涉及金额巨大,其中部分资金用于行贿医务人员或特定关系人,开展药品违规促销。

目前,天心制药等3家企业按要求在全国范围内对涉案的注射用头孢硫脒等87种药品进行价格整改,剔除现行价格中用于实施贿赂等虚高部分,平均降幅50%以上,部分品规被停止采购。广东省责令天心制药等3家企业以及关联的其他企业全面整改营销模式,停止相关违规操作。此外,对其中涉嫌违纪、违法、犯罪的人员,有关部门正在依纪依法查处。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白云山已在多个省份被大规模撤销药品挂网采购资格,其中上述三家被点名药企便是被撤网的主要厂家。界面新闻曾就此询问白云山具体原因,但白云山当时并未作回应,而如今不难推断,上述撤网事宜正是因国家医保局所通报事项所致。

8月9日,界面新闻再次联系白云山董秘办,但对方未接听。

如何实现“虚增套现”

白云山是广药集团股的上市公司(A股600332,H股00874),其业务覆盖药品制造与商业流通、大健康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医疗服务、健康管理、养生养老等健康产业投资等。旗下有王老吉凉茶、“金戈”等多个知名产品,12家中华老字号企业。

通报显示,白云山套现的主要操作方式是,药品生产企业与药品代理商签订合作协议,在原料药采购环节增加指定的“经销商”,由“经销商”按正常价格购进原料药,提价数倍至十数倍再销售给药品生产企业。

药品生产企业以“原料药涨价、生产成本高”的名义,将原料药的虚高价格进一步传导至出厂和投标挂网价格。原料药“经销商”受药品代理商实际控制,将低买高卖原料药获得的差价收入套现,转移至药品代理商,供其实施医药商业贿赂。

通报显示,以注射用头孢硫脒为例,白云山制药(制剂厂)和白云山化学制药厂(原料厂)属同一集团,但制剂厂需要的头孢硫脒原料药不直接从本集团的原料厂采购,而是额外设置套现流程,由代理商控制的原料药“经销商”转手,低买高卖给制剂厂并套现。制剂厂以原料药成本高掩护注射用头孢硫脒的虚高价格,使得药品生产流通环节表面上符合“两票制”等政策规定,逃避监管。

简单来说便是,白云山通过貌似是“外人”的经销商转手,将自家生产的原料药虚增价格卖给自家的制剂厂,以抬高出厂价。

此前,白云山被撤网涉及的药品品规为枸橼酸西地那非片、头孢呋辛酯片、注射用头孢呋辛钠、清热消炎宁胶囊等89个药品品规,其中大部分属于抗生素。白云山历年年报显示,白云山从原料药到制剂的抗生素完整产业链,产品群涵盖抗菌消炎类常用品种及男科用药。

那么上述通报提及的白云山的代理商控制的原料药“经销商”是谁?在历年年报中,白云山披露,集团整合了内部销售资源,形成了以白云山医药销售公司为核心的医药工业销售平台,其已整合了下属白云山制药总厂、光华药业、敬修堂药业和明兴药业四家企业的销售业务及销售人员等资源。

针对销售模式,白云山还表示,主要通过各级经销商、代理商对全国大部分医院、社区医疗和零售终端进行销售覆盖。其中,对于医院招标产品,本集团根据国家相关政策 在全国范围内对医院招标产品进行投标,中标后对有关药品进行配送;对于非医院招标产品,本集团主要通过代理和分销模式进行推广。

上述所指的白云山医药销售公司名为广州白云山医药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销售公司),是白云山一级子公司。界面新闻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广州白云山光华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恒拓集团南宁仁盛制药有限公司等商业贿赂不正当竞争纠纷民事一审民事判决书中曾披露,自2015年11月1日起白云山将广州白云山光华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等公司的药品销售业务统一由销售公司负责。

判决书显示,白云山与销售公司签订多份《药品委托经销框架协议书》,约定销售公司作为白云山所生产药品的销售企业,以采购的形式从白云山处购进药品并向市场销售。此外,对于销售公司白云山也并非再做过多的信息披露。

据2021年年报,白云山实现主营业务业务收入687.58亿元,其中大南药板块实现营收107.89亿元,占公司总营收的15.63%。白云山大南药板块再细分为中成药与化学药,两者各贡献一半业绩。2021年年报披露,白云山中成药实现营收52.69亿,化学药实现营收55.2亿元。推算,化学药约占了白云山总营收的8%。

流通业务疑问重重

通过流通环节错综复杂的“过票”来虚构收入、利润等,对于市场而言,此举实际上并不陌生,此前的康美药业造假案便是如法炮制。而在康美药业重整后,其与白云山目前均为广药集团下属企业。

实际上,白云山的医药流通业务同样是疑问重重。

历年年报披露,白云山的医药流通业务包括医药分销及零售两种模式,主要利润来源于药品、医疗器械等的进销价差及/或配送费用。其中,下属子公司广州医药是该板块的核心公司。2021年以及今年一季度,广州医药分别实现营收469.81亿元、121.35亿元,分别占白云山总营收的68.08%、59.08%。2018年-2021年的报披露,广州医药的采购药品超过54000种产品,包括西药、中药、器械和其他产品,合作供应商也基本稳定。

白云山曾打算将广州医药拆分上市,但年中,白云山分拆广州医药赴港上市却突然按下暂停键。需要注意的是,关于白云山对广州医药一系列资本运作时间,也与国家医保局通报的2017年至2021年5月相对应。

界面新闻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广州医药与多家医药销售公司、医院产生多起销售合同纠纷。其中,在广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广西新时代医药有限公司等买卖合同纠纷民事一审民事判决书显示,被告广西新时代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向原告广州医药支付货款1804.94万元。

需要注意的是,判决书还查明,广州医药在履行相关销售合同期间存在贿赂行为。上述判决书显示,原告广州医药的工作人员案外人范涛、程翔与第三人的工作人员案外人马靖强、吕静、刘刚在涉及本案、他案[案号:(2017)粤0103民初2788号]以及案外多家公司等三方购销买卖中触犯刑律[案号:(2019)粤0103刑初929号]。本院于2020年7月9日作出(2019)粤0103刑初929号刑事判决书,该文书认定本案为单位(第三人)犯罪,并判决马靖强犯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吕静犯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刘刚犯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范涛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程翔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等。该案已发生法律效力。

国家医保局通报中指出,白云山还向下游药品代理商转移资金。涉及金额巨大,其中部分资金用于行贿医务人员或特定关系人,开展药品违规促销。

此外,据广州医药的合并资产状况表,总资产从2018年的198.2亿元增加至2021年的272.06亿元,期间共增加了73.82亿元。在新增的73.82亿元资产中,负债为54.25亿元,净资产增额为19.6亿元。

合并损益状况表显示,2018年-2021年广州医药营业收入从358.25亿元增加至469.8亿元;营业成本从335.45亿元增加至439.82亿元。照此计算,广州医药的毛利润从2018年的22.8亿元增加至2021年的29.98亿元,期间仅增加了7.18亿元。而广州医药的毛利润也仅在6.3%左右浮动。此外,2018年-2021年广州医药的营业利润也仅从4.16亿元增加至7.28亿元,但其营业利润率也仅在1%左右,即使是在利润率相对较低的医药流通行业来看,这一利润率也排名靠后。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